0
第8期
芭学园李跃儿

著名儿童教育专家,美术教育家、油画家;

上海行健职业学院学前教育系特聘教授;

网易教育带您走近这位幼儿教育的探索者。

李跃儿

Yuer Li

The headmaster speak

芭学园培养快乐的'小豆豆'

精彩视频

校名“芭学园”源于《窗边的小豆豆》

Q: 请您说说“芭学园”这个校名的来历。

A: 1982年,我在一个卖废旧杂志的摊上买了一本《译林》,看到了《窗边的小豆豆》的连载文章。我被这篇文章所吸引,于是找来了连载《窗边的小豆豆》的所有《译林》,就这样看完了这本书。

当时,我觉得《窗边的小豆豆》里的巴学园很独特,而且我小时候和小豆豆很像,同样是学习不好,爱捣蛋。于是,我看完这本书,就有一个想法:如果真的有一个巴学园,那我在这样的学校会是怎样的呢?

到了2000年,当我有了办一所学校的想法的时候,我想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巴学园,当时没有想过要去注册这个校名。但到了2005年,我去注册这三个字的时候,已经被抢注了。于是,我就在“巴”字上面加了一个草字头,变成了现在的“芭学园”。“芭”指一种发出香味的草,代表自然。

Q: 2000年—2005年,从您有办一所学校的想法,到正式创立“芭学园”,这五年的发展过程是怎样的?

A:2000年,我在宁夏的一个群众艺术馆做专业画家,当时有很多小孩来找我学画。后来,我离开群众艺术馆,自己领着一群孩子,在一个商场里租了几间教室,开始专门教孩子画画。当时,我还没有办幼儿园,直到2004年,我才下定决心从宁夏来到北京,带着6个孩子,办了一所儿童之家。

当时,我以为是因为宁夏比较落后,所以不能接受我的教育方式,北京应该遍地都是这种给孩子自由、帮助孩子成长的学校。但是,在我来到北京后,我才发现北京的家长仍然认为,给孩子自由的教育是超前的。与在宁夏一样,他们也不大能接受这种教育。因此,直到2005年,我被骂了整整一年。

Q: 您为什么要从宁夏来到北京?

A: 因为家长爱孩子,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所以,他们开始转变。他们发现他们的孩子上的幼儿园,老师还在用糟糕的方式对待他们的孩子,他们醒过来了,知道那样的方式对孩子是一种残害。他们不再舍得把孩子再送到原来的学校和原来的幼儿园,就要求留在我的美术班里头,然后就不去学校了,那么这6个孩子就一直跟着我来到了北京。[详细]

我们的教育是培养会生存的孩子

Q: 您以前从事艺术工作,后来才进入教育行业。您从事教育的初衷是什么?

A: 我在宁夏的时候,由于我的儿子的教育问题,我发现孩子会认为学习是痛苦的,无意识地想逃避学习。不仅我的儿子如此,我美术班里的200个孩子大多都有这个问题。我想了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后来发现老师和家长对待孩子的方式是有问题的,会造成孩子的心理问题。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认为我教的美术是没用的。因为我教会了这些孩子画画的技术,但是他们内心的恐惧还在,对生活依旧没有热情。而且他们带着对学习的恐惧来跟着我学画,他们永远成不了一个艺术家。那么,我们都在浪费时间。

当我发现了孩子们的时间和灵气在被浪费掉和消耗掉时,我开始思考有没有一种教育方法可以让被教育者快乐地、幸福地、有热情地学习,并且能够把他们内在的灵性保存下来。

Q: 您是如何寻找“让孩子快乐、幸福地学习”的教育方式的?

A:我在寻找教育方式的过程中,发现了蒙特梭利。我看了她的作品,并去宁夏的一所蒙特梭利的学校参观学习,学习他们的老师是怎么对待学生的。我认为,我们的老师和家长都应该改变,尊重学生,让他们要快乐地、幸福地、有热情地学习。同时,我认为改变我们的教育,必须先改变我们的老师和家长的教育理念。于是,在我的课堂上,我培养的美术老师在教室里上课,在教室外,我请家长来给他们讲教育的理念,之前是一个个讲,后来集中起来一起讲。就这样讲了两年后,直到宁夏的这批家长都认同了我的理念。

Q:芭学园的教育理念是“让孩子快乐和幸福”,具体是指什么?

A:芭学园的“让孩子快乐和幸福”跟普通人认为的快乐是不一样的。当一个家长说,我就想让我的孩子快乐成长的时候,他以为这个孩子不应该哭,不应该伤心,不应该失望。但是我们说的“快乐”不是说孩子要一直笑,不遇到麻烦。而是给这个孩子建构一个良好的信念,使得这个孩子在未来的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都能正面去面对,不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详细]

教育者应该尊重每个孩子的闪光点

Q: 很多孩子性格是不一样的,有内向有外向,您觉得内向的孩子需要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外向吗?

A:我觉得不需要,因为这个世界这么大,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需求。有一千个需求就有一千个岗位,一千个职业,所以说不同的职业需要不同性格的人去做。一群人需要一个领袖,这个领袖可能需要外向的人来做,因为他有感染力的,有号召力。但是内向的人,他们更加谨慎,他们就可以从事细致的工作。

我觉得内向外向、谨慎的人都是有用的,而且都很美。如果人都变成了外向的、快乐的、阳光的,我觉得这人类就不称之为人类了。由于植物有丰富的不同阶段,才使得这个世界那么丰富,每一棵植物都不一样,每一个植物在每个阶段又都不一样,让我们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有意思。

所以我们不要把内向的人改成外向的,或者把外向的人改得再内向一点。我觉得内向的、外向的人,都是可爱的。

Q:据了解,在芭学园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反思角”,设立“反思角”的目的是什么呢?对于有些不听大人话的小孩,您认为应该怎样培养?

A: 设立反思角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坐在那儿思考,而是当这个孩子糟糕的行为出现的时候,我们为了切断他这个糟糕的行为而让他在那坐一会儿,坐着的时候,他看到别人是怎样在一起工作的,他会受到环境的影响,因为儿童是环境的产物,他就会不再做刚才那种糟糕的行为了。

芭学园已经大约五六年的时间,不再需要“反思角”了。因为孩子们一进校就有日常生活训练,训练他们一天的节律,一天需要干的事情,这样孩子干完这件事情,就知道下个时间段该干什么了。[详细]

学生的家长就是我们的家人

Q:芭学园在与家长们的互动方面,有哪些经验呢?

A: 我特别感谢芭学园的家长,尤其是第一批家长。那个时候,我没有身份证,没有办学资格证,而且是从外地边远地区来的这么一个女人,看上去是黑黑的,特别像一个老民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敢把孩子送到我这儿来,早上送来他们就离开了,晚上来接。我经常想,他们难道不怕我把他们的孩子拐走了去卖了吗?后来我问过他们,我说你们为什么敢把孩子送到我这个地方?他说你在宁夏有家长敢把孩子让你带到北京来,家长没有跟来,我们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呢?

之后,家长会不断地支持我,遇到的所有的困难都是家长帮过来的,甚至家长把家里的沙发垫、椅子垫什么的都送过来,为了让孩子能够坐在地板上不凉,还有家长送滑梯的。因为那时候我太穷了,我已经把我们家的房子卖掉,把钱也花完了,然后钱都不够了。甚至在我老公得病住院的时候,有家长来帮助我全程找药,跟我一起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候。 [详细]

“有爱的能力”的人才能进芭学园执教

Q:芭学园在招聘教师团队的时候,会重点考核哪些方面?

A: 首先是看这个老师有没有爱的能力。如果这一条过关了,我们再去考虑他有没有自我提升的愿望,以及是否踏实。另外,他对教育的热情以及教育天赋到底有多高。

Q:您所说的“爱的能力”具体是如何考查的?

A: 我们会通过人类最有感情,或者最可能有感情问题去考量他。我们问的时候,我们其实是挖了个坑给他跳的,他在跳的过程中,我们就能看出来他是有爱的能力还是没有爱的能力。,如果有爱的能力的话我们才会往下谈,如果没有爱的能力,我们是绝对不会要的这个人。还有看他的家庭背景、生活背景,会不会给他造成心理伤痕。如果一个有心理伤痕的人,他再想要来芭学园当老师我们都不敢要他,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那个心理伤痕就开始隐隐作痛,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孩子。 [详细]

让员工认定芭学园成为他们一辈子的工作

Q:您在管理孩子们以及200多位员工时,遇到了哪些问题?

A: 在芭学园,校长、老师、家长、孩子都在共同成长。在创办以及管理芭学园的过程中,我自己成长了很多。但有一段时间特别力不从心,我开始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让自己提升,让自己成长。

从2008年开始,我就不断地提升自己,我剥掉了无数张皮,每一个问题解决的时候,我都觉得,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但还有压得更深的问题在一个一个的浮现出来需要解决,但随着我的这些问题一个一个解决掉,我们的芭学园就会走向越来越健康的一种状态。就是随着我自己越来越健康,芭学园就越来越健康。

现在我们的团队非常厉害,他们特别敬业,特别有热情,而且我们整个的芭学园都像一个家一样,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在一起特别和谐。也有吵架、也有着急、也有矛盾,但是都像姊妹打架一样,所以我现在对这个企业特别满意。我经常告诉他们,我们一定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像小瑞士一样的企业,让它是绿色的、健康的、简单的,充满了家的味道的。并且让每个员工尽量多地让挣到更多的钱,能够让他们有尊严地去做这份事业,并让他们觉得在这个地方干一辈子就够了,不需要再跳槽到别的地方。

Q:您在办学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 在做教育之前,我是画画的,当时我下定决心做一个画家。为此,我付出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但那个时候我不快乐。自从我不想当画家了,我来做教育了,我每一分钟都是幸福的,哪怕是遇到天大的问题,这个园要倒了,去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都是很快乐的,很愉悦的。

收获太多了。第一,我不穷了,我赚的钱比我在国营单位做公务员的时候要赚的多得多,而且更加有希望的是我可能以后赚得更多;第二是我每天做的事情都是让我感兴趣的,这样的兴趣会支持着我每天都不累;第三,跟这些孩子在一起,孩子那么可爱,员工那么可爱,老师那么可爱,因为你觉得他们可爱的时候,每天都会觉得充了好多的电。你根本就不累,而且真的会很幸福。我觉得我每天都是在笑着睡觉的。 [详细]

1

如果孩子带着对学习的恐惧学美术,那么他永远成不了一个艺术家。

2

我们所说的“快乐”不是指孩子要一直笑,不遇到麻烦。而是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3

一个人只有建构了完整的人格,才能快乐地、幸福地生活。

4

如果孩子没有适应能力,那么学校和家长的教育就是失败的。

5

我们能让每个员工有尊严地去做这份事业,并让他们觉得在这个地方干一辈子就够了,不需要再跳槽到别的地方。

您还可以推荐自己喜欢的校长接受采访,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约访。

学校风光片

校长开讲是一档教育界知名校长的访谈栏目,重点展示校长的人格魅力,同时请校长为网友推荐学校最有特色的课程、班级活动等,展示学校全面风采。网易教育将走进校园,探访更多学校的魅力!

李老师: Tel: 010-82558107 Email: lihongying@corp.netea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