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正文

一位中国妈妈的养育实验

2014-06-23 18:07:24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0
分享到:
T + -
要孩子做个灵魂自由、对工作感兴趣、对友谊有乐趣、对爱情感到快乐的人,或者让他成为一个痛苦的、矛盾的、恨自己和社会的人,这大权操控在家长和老师手中。

【慢慢教,自然养】一位中国妈妈的养育实验

【写在前面】这是童书妈妈为章红老师的《慢慢教,养出好小孩》一书写的序言。章红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也曾是《少年文艺》杂志的主编,这是一份陪伴了包括我在内很多朋友长大的杂志。

章红老师同时也是一位知识分子、理想主义者,跟我一样热爱夏山学校和蒙特梭利。我羡慕她可以把内心追求的教育理想在自己的家庭中实践,并且看到了理想主义的漂亮落地。我盼望,像章红老师这样遵循生活本来样子的理想主义者越来越多,落地成功的越来越多,我们孩子的生活,就会过成“生活本来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一代一代被现实奴役。

--------------------------------------------------------------------------

要孩子做个灵魂自由、对工作感兴趣、对友谊有乐趣、对爱情感到快乐的人,或者让他成为一个痛苦的、矛盾的、恨自己和社会的人,这大权操控在家长和老师手中。

——A.S.尼尔

有两个关于母爱的故事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

一个婴儿眼看要被一辆汽车给压死,婴儿的母亲冲了过去,挡住了汽车,并且把近千斤的汽车掀了起来。

另一个,是我25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跟妈妈两个人在家里。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家常,母亲低着头静默了一会儿,再抬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她几乎是抽噎着跟我说,她十分十分后悔,在我5岁的时候,央求她买一辆童车给我,她以家里没有钱拒绝了,“家里其实挤一挤,是有那笔钱的……”

这两个故事告诉我:母亲可以有多么爱她的小孩;母亲在爱孩子上面,是多么害怕犯错误。一个极小的错误,可能就像眼球上的沙粒,足以让一位母亲流一辈子内疚的眼泪。

这也许可以从源头上解释我们的母亲为什么那么焦虑。

害怕没有从婴儿期开始抢跑,以至于输在了起跑线上;害怕学外语晚了,错过了语言学习敏感期;害怕在幼儿园学完拼音和100以内的加减法,以至于上小学之后显得像个傻瓜;害怕没有进最好的小学,以至于没有进最好的中学,再以致没有进最好的大学;害怕没有练芭蕾,以至于没有一副受用终生的窈窕身材;害怕没有练钢琴,以至于没有高贵的气质;害怕没有留洋,变成低人一等的土鳖;既害怕女儿早恋糊涂下嫁一个混小子,又害怕眼光太高成了剩女……

这些焦虑、急躁,常常严苛对待自己孩子的妈妈,她们其实知道孩子童年的使命是玩耍发呆,她们知道孩子不该做那么多作业,她们知道孩子应该看些有趣的课外书而不是作文大全,她们知道孩子如果寻找到自己的兴趣并为之努力会非常幸福,她们其实不喜欢无忧无虑的表情从孩子的脸上消失殆尽……她们如此害怕在孩子25岁、30岁的时候,还会因为后悔内疚而泪流满面。

她们不敢做,因为她们输不起。她们只敢沿着老路前行,只敢在人多的地方行走,因为在茫茫人海之中,她们能找到“我不知道对不对,只知道大家都那么做”的安全感。

在这个大背景下,来看章红女士养育女儿秋秋的故事,会觉得她在凭据着书本上的理想主义和一些知识分子的直觉,拿自己的女儿做一个又一个实验。因为秋秋已经20岁了,这些实验开始在20年前,看起来,更像是简直一场又一场的冒险。

她称女儿为“食爱的小兽”,居然不担心会宠坏小孩,给孩子无条件的爱。一位朋友跟她说“你对女儿太好了,换我早就一巴掌过去了!“,另外一个朋友来她家聊天,秋秋在聊天的过程一直被章红揽在怀里,“有时候秋秋插嘴,我就回应一下;有时候她跑开,过会儿又跑会身前,便继续揽她在怀”,女友说“你对你的女儿真好,以后我也要对我女儿好一点”……无论周围的人如何反应,章红一直这样对着自己的女儿。

在自然玩耍上,章红居然无视其他孩子在兴趣班如火如荼学弹琴跳舞画画,她相信梵高说的:“孩子生活在大自然里,好像他们自己是花”,而且还真的这么做了。秋秋在其他孩子苦练技艺之时,在掏路过的每个墙洞,从中掏出“树叶、细枝、虫子壳、飞蛾或者黄蜂的尸体“。

当所有人都相信就像农民要种田、工人要做工一样,写作业是学生的天职。然而,这位母亲可以容忍孩子到寒假的最后一天才想起写作业,允许平时作业如果多到影响睡眠,爸爸一定会代劳,并成为“例行公事“。

当周围的人都买有用的书时,这位作家母亲不但不让孩子看有用的书,而且还不看必读书单上的世界名著,居然允许孩子把看书作为消遣、享受,随心所欲看自己喜欢的书!

在金钱问题上,这位母亲居然能够把家里乱放零花钱,让女儿随便拿,拿去了随便花,居然不担心孩子去买垃圾零食,居然不怕孩子被大人骗走钱,居然容忍女儿买了几大箱子一辈子都写不完的各式花色的笔记本……

我要说,章红女士做的这一切,从观念上,我们其实都非常认可。

我们常常会激愤地说:童年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教育本来应该是这样子!但我们紧接着会说很多“但是”——但是这是在中国!但是老师这样要求的!但是别人都那样做……

愤怒的“本来”和懦弱的“但是”组成了中国式的教育复句,控制了我们大多数家庭的人生和命运。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完《夏山学校》的时候,心情是如何激动。夏山学校不是一个虚构的乌托邦,而是英国伦敦100公里之外一个真实的存在。在全世界都在说“本来……但是……“的时候,尼尔先生用近百年的教育实验,告诉我们”本来应该这样子,然后我们这样子做了“之后的可能性。

现在,作家章红,以及之前的池莉,携手自己的孩子,用自己十几年的养育实践告诉大家,”本来应该这样子,然后我们这样子做了“在中国的可能性。

事实上,并不需要十八年那么长的耐心,在这本书里你可以看到,几乎两三年,孩子的成长都会交给你一个答案,不断地向你确认:这并不是一场冒险,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既有美好的明天,也有快乐的今天。今天不必为明天做牺牲,儿童不必为成年做准备。

秋秋后来上了美国一所文理学院,位列全美最好的51所文理学院之一,学校每年给她3.2万美元奖学金。

我喜欢生命中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最为乐见的,是理想主义可以落地,而且还落得非常踏实和漂亮。

赵蕊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农民花200万造升降火锅遭"嫌弃" 网友:不涮没灵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