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雷霆"禁奥":20亿富矿前途未卜(图)

2012-11-01 18:35:06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对于京城众多“奥数”培训机构而言,10月31日,是大限最后一日。目前北京奥数市场一年市场份额,将近20亿元。“奥数”被禁之后,北京“小升初”格局是否会发生改变?

北京雷霆“禁奥”:20亿富矿前途未卜 北京雷霆“禁奥”:20亿富矿前途未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目前很多培训机构都已经改名,由奥数改称“快乐学数学”等,“教材降低了难度,或与家长签自愿学习协议”,多位培训机构内部人士称,若“小升初”格局未质变,奥数培训市场就永远存在。

对于京城众多“奥数”培训机构而言,10月31日,是大限最后一日。

两个月前,有官方媒体高调曝光了北京愈演愈烈的“奥数”培训乱象。此后,北京市教委迅疾出台“京四条”,明确表示在10月31日前,要清理整顿与公办学校升学挂钩的培训班。

对于此番政府主管部门的“雷霆”举措,各方的解读均不相同。

据业内不完全统计, 目前北京奥数市场一年市场份额,将近20亿元。“奥数”被禁之后,北京“小升初”格局是否会发生改变?那些以奥数培训为生的一众教育培训机构又将如何应对?在这场政策变局中最为“无辜”的家长和孩子们又该作何选择?

“奥数”变脸

四年级学生王赫宇(化名),节假日在北京海淀区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上“奥数”课,已经两年了。这学期开学后,他“奥数班”上的同学,陆续少了几个。

“听说是教委不让办了,妈妈说先让我上着,过一段时间再说。”王赫宇在电话那头说。

“一小时75块钱,不算太便宜,主要是在周末上课,一学期下来‘奥数’这门学费大概2000多块钱吧。”王赫宇的妈妈说。

当问到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给孩子上“奥数班”时,这位外企中层主管苦笑着说,“没办法,还不是为了孩子升初中时能进个好学校”。

据熟悉北京市教育发展的知情人士介绍,北京废除“小升初”考试后,很多重点中学都将奥数成绩作为招生的一个重要依据,暗中采取对奥数考试高分“牛孩”以“点招”方式录取。

今年8月,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突然对北京“奥数”现象集中报道。舆论压力令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颇为被动。

不久之后,北京市教委高调宣布将采取四项措施治理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并再次重申:禁止学校直接或变相采取考试,特别是将奥数等各种竞赛成绩、奖励、证书作为入学依据的招生行为;禁止公办学校单独或和社会培训机构联合或委托举办奥数竞赛等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培训班;严禁公办学校教师参与此类培训班活动。

北京市教委还会同区县教委启动全面检查,集中查处与奥数竞赛和培训挂钩的入学行为,明确规定在10月31日前清理整顿与公办学校升学挂钩的培训班。

在一些从业者看来,此番京四条将对北京奥数培训市场产生“很大影响”。据业内不完全统计, 目前北京奥数市场一年市场份额,将近20亿元。

就在政策吹风之际,王赫宇的一些同学,选择了退课;而王赫宇选择留下,但他发现自己过去上的那门叫“奥数”的课,现在改名为“数学思维”。

据一位从事奥数培训多年的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很多培训机构都已改名,比如“数学思维开拓”、“快乐学数学”, “教材也降低了难度”。

对于北京市教委新政,各区执行也不同。上述知情人士介绍,海淀和西城区是签协议,东城区则全面打击,“东城的市奥校到目前为止还不让开课,海淀则由家长和机构签协议,内容是机构不上奥数有关课程,家长自愿,上课与小升初无关”。

而从生源变化看:如果孩子学习成绩并非很优秀,一般欢迎政府禁奥,部分家长直接退班;若孩子学校成绩靠前,类似像王赫宇这样的,家长倾向于让孩子继续在这样的机构学习“奥数”。

“大家都等着10月31日的最终政策出台,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个政策可能出不来了,可能得等11月中旬后。”上述知情人士称。

“奥数”被禁史

“今年‘禁奥’和往年比,其实没什么大的不同”,一位长期在北京从事奥数培训的教育机构从业者说。

在很多教育机构从业者看来,主管部门叫停奥数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相反,伴随着一道道“禁令”,他们自身却在不断成长壮大。

据一位资深从业者回忆,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北京的中小学就有老师私下进行奥数辅导。90年代末期,北京市教委为此专门出台了一个红头文件,明确规定学校老师不能给学生有偿辅导。

然而,一纸禁令,却催生了奥数培训这个市场。最知名的要数仁华学校,这所培训机构最早是在人大附中数学实验班基础上创办的“华罗庚数学学校”。2004年,更名为“仁华学校”,意指“人大附中”与“华罗庚学校”合称。

据一位培训机构的知情人士回忆,人大附中的校长很早就盯准了数学超长的孩子,再加上这位校长本人也是教数学出身的,“她觉得数学成绩好的学生,其他学科也不会差”。

据说,人大附中曾有个班级的第一拨学生100%进了清华北大。众多家长蜂拥而至。仁华的成功,使得很多人看到以奥数培训为核心的中小学教培市场是个“富矿”,更多机构纷纷成立。

巨人教育就是其中一家,最早采用“校中校”模式,租用学校的场地和老师辅导,“巨人模式非常容易普及,北京很多小机构都是巨人分出去的。”有从业者介绍。

2003年,北京“非典”肆虐,客观影响了奥数培训业务开展。此外,当年年底,北京市教委发布通知称,义务教育阶段仍执行教育部“原则上不允许举办学科类竞赛”的规定。

“当时好多小机构都倒闭了,不过,学而思却在这时借机起来了。”上述从业者回忆。他们聪明地利用刚起步的网络建立奥数网,把奥数培训、小升初咨询等业务放在网站上。2010年10月20日,学而思教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小幼课外教育培训机构。

与之相伴的是,北京市教委在公开场合对“奥数”一直持从严禁止的态度。

“市教委对此项工作每年都进行工作部署,开展专题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北京市教委相关人士此前反复公开强调。

2005年时,北京市教委叫停了著名的奥数竞赛品牌——“迎春杯”数学竞赛。这项赛事据称始于1984年,首届杯赛由北京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研究部主持,北京市数学会协助。

“叫停‘迎春杯’,业内觉得教委较真了一次。不过大家还是比较乐观,因为奥数培训这个市场还在啊。‘迎春杯’被叫停之后,就换了个名字叫‘数学解题能力展示’。”有从业者回忆。

此后几年,奥数培训机构林立,越来越多的孩子被绑架在这架战车。教育界有识之士多次呼吁,应该尽早将孩子们从奥数这样的数学训练中解放出来。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甚至称“奥数祸国殃民”、“比黄赌毒更可怕”。

2009年和2011年,北京市教委、北京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发布文件,仍明确严禁将奥数成绩作为小升初的入学条件。然后,就到了本次据称是“史无前例”的“京四条”出台。

两手准备

对于已经到来的政策严冬,京城奥数培训从业者将如何应对?

“每次政策出台打压,后期的反弹势头都会更猛烈。”有培训机构的相关人士坦言。

“政府打压,造成市场波动,有人在这个市场中站得稳一点,会把周围资源吸收过来,反而变得强大,而另外一些人会变弱。”

多位接受采访的培训机构的内部人士都表示,奥数培训与“小升初”紧密联系,若“小升初”格局未质变,奥数培训市场就永远存在,“不可能这么快地或者靠一两个文件就把整个市场灭掉”。

不过,不同教育机构,由于业务模式迥异,受政策严冬的影响也各不相同。

以巨人教育为例,由于“校中校”模式对公办学校和教师依赖性很大。所以,这次政策出台之后,很多在校教师为了保住自己的“铁饭碗”纷纷离职,对巨人影响较大。

高思教育受到的冲击也比较大,因其营业额中超过一半的营收来自小学奥数。

而此次整肃风潮中被媒体曝光的学而思,压力也颇大。据学而思内部人士介绍,这次意外曝光以及“京四条”的颁布,让一些家长开始观望,等着政府态度再决定是否继续上课;更有的家长带着孩子直接退班。

“退出的家长,我估计比例大概在1/5左右吧。跟风的居多,我们内部人相信,这阵风之后他们还会回来。”上述人士称。

不过,学而思内部也在研讨应对之策。据知情人士介绍,近期学校召集了一批人在修改奥数培训教材,主要是把其中“偏、难、怪”的题目拿掉,向真正激发孩子学习数学兴趣的方向靠。

“我们两手准备,万一政府真要下狠手禁了,我们就从兴趣方面多挖掘一下。”上述人士称。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在特朗普听证会上提这个名字 美教授成了众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