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完的作业妖怪 家长自称超人"奥特曼"

2012-10-15 18:21:34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当今的小学,是孩子的考场,更是家长的考场。

网易教育讯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有时,朱祥更愿意自己活在武侠世界里,那样自己练就一身绝世武功,就可以行走江湖,快意恩仇,实在厌倦了,找个桃花岛之类的地方,隐居休养。

但这样的想象只能留在每天晚上的梦里,现实中,他是一个9岁男孩、三年级小学生的父亲。在朱祥看来,小学校园就像一口开水锅,他是条没有武功的小鱼,总有种被被煎熬烘烤的感觉。

因此,他闲暇时混迹于各种学生家长的论坛和QQ群,事无巨细地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也彼此获得慰藉。

据2012年8月教育部在官方网站公布的《201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统计数据,2011年,全国共有小学24.12万所,在校生9926.37万人。在他们背后,是数以亿计的家长,这些早已离开校园混迹职场的年轻人,在跟随子女重返小学校园后,才发现,如今的小学校早已和他们当年大相径庭。

家长心声:我们都是超人“奥特曼”

“可爱的数学,我要对你产生兴趣了”

胡铮霖,身为8岁孩子的母亲,同时又是上海某民办中学老师,孩子的爸爸张磊,从事IT咨询工作,他说,孩子学业上的麻烦事儿,有时比IT咨询难多了,他们当年在中学才感到的压力,如今在小学就感受到了,社会转型的躁动,正一代代向下转移。

上世纪80年前后出生的一代青年,像胡铮霖这样的,逐渐成了家长,面对小学校园,碰撞和妥协掺杂了更多这一代人特有的脾气和性格。

最让他们感到无奈的,是各种作业的所谓“标准答案”,甚至是和答案无关的一些规矩。比如:解答应用题,一定要先写“答”,不写就扣分。

有时,孩子答的内容与标准答案实际上是一回事,但只要不完全一致,还是会被判错。如这道题:“三国里,成功实现草船借箭的是哪一位?”《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的女儿回答:“孔明”,老师判错,叶开去看标准答案:“诸葛亮”。

网名“资深帅哥三毛”的家长说:“女儿三年级新换了数学老师,题目:动物园里有125只猴子145只老虎,问猴子加老虎一共有多少只?女儿答:一共有270只。被判错并罚抄题目答案十遍,因为正确答案是:猴子加老虎一共有270只,孩子没写‘猴子加老虎’。”

牢骚归牢骚,家长们还是坐在孩子身边,板起脸孔,按照老师的要求辅导作业。不仅如此,还要为孩子们可能产生的厌学情绪做“心理按摩”。

家长们的网络论坛里,“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是热门话题之一。一部家长自发编写的秘笈的解决办法是:对于孩子不喜欢的科目,采用兴趣暗示法,比如在孩子写数学作业之前,家长陪着大声说“数学,从今天开始,我要喜欢你啦!”或者“可爱的数学,我要对你产生兴趣了!”另外,尽量让孩子们把做作业想成愉快的事情,比如:“我今天将再学会10个单词!”“今天又学会了方程式的解法!”

“打不完的作业妖怪”

胡铮霖儿子上二年级,每天晚上要做两个小时作业,除了基础的语数外,还有体育、美术、电脑、思想品德、音乐、自然。

胡铮霖和丈夫会轮流陪读,有时坐在一旁,有时一边做家务,每隔十来分钟到孩子身边看一眼。“儿子作业很有效率,除了字有点‘蟹爬’(难看)。”

胡铮霖的儿子做作业算是快的,他的很多同学,常常到深夜才能完成。

2000年1月3日,教育部就发出《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原则上是一年级不布置课后作业,二、三年级少量作业,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然而12年后,在大多数学校,状况并未得到根本性好转。

天津的家长符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诉说了自己的“被作业捆绑”的经历。她的孩子正读小学四年级,每天的中午,就开始收到各科老师发来的短信,“都是布置作业的要求”。

符敏随手拿出几段短信来读,比如:“抽查P22听写声母和音节,请家长根据孩子的不足复习。认真读书,并认真预习P23页”;“继续完成单元训练,请家长帮助检查更正”;“黄冈小状元第8页,请家长陪同读题,孩子也要跟着读题”;“黄冈小状元P11页的第一题,用三句话说图意。请家长签‘已说’”……

这些作业,不但量大,而且都是需要家长一起完成的,家长不得不在上了一天班后,继续和孩子们奋战在题海里,“怎是一个累字了得”。

类似的故事,在成都媒体人郑飞家里更为麻烦,他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妻子一个人应付女儿的四年级作业常力不从心,年迈的爷爷奶奶更帮不上忙,有几次,他不得不将女儿“寄存”在同事家,请同事帮忙做临时爸爸。

在素质教育旗号下,作业也标新立异,以至于南京人朱祥说,作为一个中国孩子的父亲,需要成为奥特曼,来应付“打不完的各种作业妖怪”。他儿子的学校采取一种新型的教育模式,老师随时与家长在线联系,监督学生的作业情况,如果作业做得快,老师会随时补充新的题目,作为作业效率高的孩子的“犒劳”;数学作业则是老师每周一次性布置给家长,由家长每天视情况分给孩子,并签字……

“学校是想通知这种方式搞因材施教,不让能力强的孩子饿着,也不让差一些的孩子抻着,”朱祥说,“但这造成了另一种现象:作业做得越快的孩子,就做得更多。家长还是监督执行者,我们是应该让孩子多做,还是做完了就不分给他了?还真是很难选择。”

胡铮霖做的最奇怪的作业,是让孩子们比较不同超市的日用品价格。她带着儿子去逛超市,记下不同日用品的价格,回来做表格。孩子太小,这种统计和分类显然无法完成,只好做IT咨询的爸爸出马,帮着做好。

“这样的作业从本质上来说没有问题。但对于低年级学生,是不是应该老师先设计好表格,让小朋友去填?大一点再做更高的要求,要循序渐进。”胡铮霖说。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课堂教学不能过度依赖多媒体?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