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家上学”现象纪实

2012-09-10 10:36:12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第一章 “在家上学”现象纪实

一、苍山学堂:逃离北京,办起中国夏山学校

“这几天,孩子们和老师都在期盼一件事,不,应该是两件事——学堂的大茶花和小茶花都在孵蛋,已经到日子了,但是小鸡们一直还没有出现。也许是明天,最晚后天,就该出现几只可爱的小小茶花了。等它们再长大,我们就不愁吃土鸡蛋了。如果顺利,应该会多出15只小小鸡,它们四个多月就开始生蛋。真正的土鸡蛋。”

这是苍山学堂在2011年10月的一天发在新浪微博上的一段话。后来,大茶花的蛋被一只叫做小二黑的山羊袭击,鸡妈妈奋力反击;最先出来的一只小鸡的腿有些先天残疾,剩下的几个蛋到了日子还没有动静,可是大茶花还在不离不弃地孵着。

大理苍山学堂,建在云雾缭绕的苍山半山腰,面朝洱海,溪流环绕茶园,再向上走就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面高大的松树遮天蔽日,树下花草、灌木丛生,地上则积满了陈年的树叶松枝。

学堂的创办者陈阵2011年初“逃离北京”。他诗意地写出了自己的想法:为了追寻梦想的生活;为了远离都市,回归自然,有诗意的栖居;为了让孩子逃离永无止境的作业、愚蠢的考试和绝望的体制,我们逃离北京,来到大理。”

在此之前,他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到全国各地号称适宜人居的地方挨个体验,想寻找一处可以静心生活的地方,直到发现了苍山桃溪谷。苍山是云岭山脉南端的主峰,由十九座山峰自北而南组成,每两座山峰之间都有一条瀑布,苍山学堂所在的桃溪谷是九溪十八涧中的一景。

梦想 活里不能没有理想教育,到大理生活,孩子的教育怎么办?陈阵和夫人萌生了创办一 个学堂的想法,而且他们只想办一个小小的学堂,打算只收十五名小朋友。

生活、教育结合起来,桃溪谷的一处别墅院落正好满足了这样的愿望。这是一栋两层的石头房子,上面可以做学生和教师宿舍,下面可以做教室,小楼旁边还有一间依山而建的近百平方米的大房间,正好是一个开放的多功能会议室。会议室两面巨大的玻璃窗正对着山下的洱海。山上的溪水穿过院子,哗哗地打着节拍,溪水和山坡的落差,把学堂和旁边的森林、茶园隔离开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场所。

办一所中国的夏山学校

办学有了初步想法,地点也几乎完美地找到了。陈阵期待着能够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让孩子们在这自然优美的环境中,远离体制教育的折磨,让他们有快乐的童年和健康的青春。

曾经自己创业打拼的陈阵,这几年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也有意识去寻找一种独特的教育形式。他想到了办一所中国的夏山学校。

夏山学校(Summerhill school),位于英格兰东萨佛郡的里斯敦村,1921年由教育家尼尔创办。夏山学校施行的是民主的或称自由的教育方式,因实行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被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当初尼尔与妻子一起开办学校所持的共同理念,就是“创造一个不是让孩子们来适应,而是去适应孩子的学校”。快乐是生活的目的,成功的标准或奥秘在于“工作愉快与生活积极”,因此学校应该使儿童学习如何去生活,而不只有知识的传授。

尼尔时代夏山学校的儿童入学年龄为五至十五岁,通常学生在十六岁左右离开校园。学生人数大致维持在男生二十五名,女生二十名。孩子们依年龄分成三班,年纪最小的五至七岁为小班,八到十一岁为中班,最年长的十一到十五岁为大班。学生来自美国、德国、荷兰、英国等国家。

日本作家黑柳彻子所著《窗边的小豆豆》中的巴学园,就是以夏山学校为榜样建立的,孩子们自由地在校园里学习、探索,在电车改造成的教室里上课,一年级可以做化学实验,学校里的树可以让孩子们爬上爬下……在这本书的最后,小豆豆写了她当年的同学们成年后的状况,大都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做出了突出的成绩。

尼尔所著的《夏山学校》中,有生动的描写。

夏山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首先,上课是自由的,孩子们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可以连续好几年不上课。学校确实有课程表,但那只是给老师预备的。孩子们多半按年龄分班,有时也按照兴趣而定。我们没有什么新的教学方法,因为我们觉得教学方法并不那么重要。只有对那些想学多位数除法的人来说,多位数除法才重要。所以一所学校用不用特殊的方法来教多位数除法并不重要,如果一个孩子真的想学它,不论用什么教法,他都能学会。

到夏山来上小班的孩子,一到时间就会欣然去上课,但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学生却发誓他们再也不去上那些倒霉的课。他们在校内到处游荡,甚至妨碍别人,也绝不愿意上课。这种情形有时要持续好几个月,而且持续的时间和他们对以前学校的反感程度成正比。我们的最高纪录是由一个从教会学校出来的女孩儿创造的,她一直游荡了三年之久。孩子从怕上课到愿意上课一般平均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陈阵的孩子也曾在公办学校读书,对于学校的整齐划一,他深有体会并且试图彻底改变。“苍山学堂会让孩子们在大学之前都在这里就读,让他们在不打扰别人的原则下,学他们想学的,做他们想做的。在自然的怀抱里,在苍山洱海之间,在树林和茶园之间,在野生和放养的动物之间,在熏陶和自我探索之间,在自由自律和爱之间,找寻他们自己的人生之路,成为自己。”陈阵如是说。

办一所中国的“夏山学校”成了苍山学堂具体而远大的目标和理想。

到山上采蘑菇是学生的必修课

给学生们提供最自然的环境,让他们在自由自律之间,快乐学习。陈阵在向这一目标努力。在2011年开学前暑期的入学体验班里,每天到山上采蘑菇成了学生的必修课。

学校旁边的茶园,时不时有工人在采摘茶叶。沿着穿过院子的溪水向上走,就进入了原始森林。半山腰最多的是小阔叶林,再向上爬,阔叶林消失了,更多的是高大的松树和冷杉。

学堂里不仅有学生,还有各种满山乱跑的朋友。堂主买来两只小黑山羊,孩子们管它们叫小二黑和二小黑;散养的灰色孔雀就叫“灰姑娘”,还有一只蓝色的孔雀,暂时还没有名字;兔子时不时回到窝里吃点东西,可是孩子们一靠近,它就飞快地逃走了……

夏天的时候,苍山给人最大的惊喜就是蘑菇。

“在那些遮住阳光的树下,只要发现一个蘑菇,就一定会有一片。好多都悄悄地藏在松针下面,藏在野草下面。当孩子们拨开草丛,发现一大片松茸的时候,那个喜悦,真是太开心了。鞋和裤管打湿了,孩子们和老师们却兴致高昂。今天下午,我们采了一背篓野松茸。”陈阵提醒老师和孩子们:“有些蘑菇是有毒的,凡是不能确定无毒的,要坚决放弃。”

苍山上只要下过雨,特别是打过雷之后,立马冒出很多蘑菇。不过毒蘑菇居多,可以说漫山遍野,要会识别才行。学堂的老师和学生们慢慢知道了:新鲜蘑菇有很多吃法。炒蘑菇要多放大蒜,如果大蒜炒出来变了颜色,就表示里面有毒蘑菇了。

“学堂的一天——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去瀑布边运动,回来的时候捡拾干柴;上午,读书唱歌、上山去采松子,小二黑一直跟着;下午,去上游泳课、泡温泉。黄昏,全校师生去文化公社蹭饭,一桌大餐,风卷残云;晚上,看书聊天,九点半熄灯。”

这是苍山学堂秋季的一天。学堂周围满山的松树,有很多很多松子,颗大味美。吃完松子,那松壳还可以当壁炉的燃料,烧起来香香的。图书室的夜晚,因青青老师的大提琴声与众不同。

孩子们发现,只要找对了树,树下满地都是松子,还都是熟透了自然掉落下来的。坐在树下,随便吃。在阳光洒落的树林里,在软软的松针铺就的天然地毯上,一边捡松子一边吃,耳边是鸟叫声、风声和水声……

让孩子走桃溪是个一举多得的户外课项目,桃溪夏秋时节水多路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到水里去。老师只告诉他们目的地是瀑布栈道,并且要保证不把鞋弄湿。孩子们就会自己从溪谷里面找路,路况复杂,手脚和智慧并用才能确保不湿脚。桃溪谷美丽、天然、多样化的自然环境,成为孩子们最好的教室。森林、山谷、溪流、茶园、水潭、瀑布、果园,应有尽有。

“九月,我们约定学习呼吸,学习吃饭,学习做家务,学会不抱怨”

在正式开学之前,苍山学堂办了三期试读班,每个班几个到十几个学生不等。有些家长不远千里从福建、广东到大理来体验中国的夏山学校。但是真正选择留下的不多,这里面的原因多种多样。当然,这是一种双向选择,也有学校根本不愿收的学生。有的家长把已经五六岁的儿童形影不离地牵在身边、抱在怀里,这不许去、那不许去,吃什么、做什么都要由家长决定,这样的孩子即使家长要他在这里读书,学校也不会收,观念差距太大。

“这些家长名义上是在为孩子寻找适合的教育,其实他们都是在包办、控制。”陈阵对这样的家长非常“不感冒”。

2011年9月1日,经过几期试读,苍山学堂正式开学了,五个孩子,都是男生。九月份,学堂有具体的目标:“九月,我们约定以学习呼吸,学习吃饭,学习做家务,学会不抱怨为主。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在不打扰别人的情况下,学他们想学的,做他们想做的。”

这里的课程很独特。

国学:一周背诵一篇;英语:英文故事一起听,每天阅读一本英文小书;科学:自选一本科学书籍,一月读完,月底作读书报告;数学:每天自学一个章节,不懂的问老师,做完该章节后的练习题;书法:每天写三十个字;静坐:中午十二点和 晚上九点,各静坐一次。学堂晚上的内容安排:周一晚上是自治会,周二晚上是读书会,周三晚上英文电影,周四晚上夜游,周五晚上电影,周六周日自行安排。

科学老师是擅长玩各种游戏的,自己设计、自己制作,有时还采用英文教学。目的是希望学生能把数学、物理、化学、自然和游戏等都糅合在一起,激发孩子们对科学持续的兴趣和良好的动手能力,而不只是拥有解题的能力。

孩子们的武术课在洱海公园上,武术老师是陈氏太极的传人,超级喜欢武术,平时就爱琢磨各路武功,与各种高人切磋。他在法国居住了八年,据说在法国电视台做过一个节目,八个大汉都推不动他。武术课每次上三个小时,中间休息半个小时。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退出,陈阵对孩子们的毅力和坚持很是惊叹。

英语课是把孩子们根据课程分成三个级别,每周请来居住在大理的外国人上一次课,其余时间自学为主,老师辅导。

音乐课 则是由客居或者定居在大理的音乐人来上。陈阵喜欢音乐,经常邀请朋友周末到苍山上,在露台上开一场音乐会。

一次,陈阵把丽江的“人子”组合请到学堂来共同分享他们的音乐。“人子”是一个发自台湾的开放社区组织,几位常住丽江的人士组成了一个小社区。他们有共同的理念,在一起无压力地自由生活,用唱歌的方式分享和创造人生,还发行一些自己的音乐光碟。

大理自然环境独特,空气质量常年一级,远离喧闹。现在,为了追求好的生活环境、闲适的生活,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音乐人、作家、诗人、旅行者纷纷来到大理定居或旅行。陈阵感觉,他在大理半年交的朋友似乎比在北京生活几年结识的还多。

吴刚是陈阵到大理新结识的朋友,原来是四川西昌的一名公务员,后来辞职办起了IT公司。他的孩子早慧,上到四年级就不愿去学校读书,于是吴刚把公司停掉,带孩子客居大理。目前,吴刚15岁的儿子自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知识,思考问题已经相当有深度。吴刚认为“在家上学”是一种非常高效、放松的学习方式,儿子在家读书,经常四处游学结交朋友,孩子也有足够开阔的视野。

一次,吴刚到苍山上和学堂的孩子们分享了群体朗读的意义和方法。之后,孩子老师们开始群体朗读。每天早上半小时,每周选一段经典,反复朗读,效果越来越好。

对生命的尊重其实也是学堂的一门功 课,与自然环境、与小动物们密切接触,都是直接的体验。

鸡妈妈大茶花孵蛋的过程孩子们全程观察,亲眼目睹了鸡妈妈的艰辛。特别是冷雨中坚守的鸡妈妈,让所有孩子动容,他们今后会很难忘怀看过的一幕。孩子们亲手照料了鸡妈妈,并亲眼看到小鸡如何被孵化出来,这是对母爱、对尊重生命的最生动的认识。

当山羊小二黑袭击了正在孵蛋的“茶花妈妈”后,每个孩子都表示要日夜守候,不让鸡妈妈再次受到惊吓。

世事难料, 中国夏山”转向全球游学

在网上,有不少网友质疑学堂的学费昂贵,陈阵无奈晒了晒成本:房租每年16万元,老师工资每年大约20万元,生活开支每年5万元,其他杂费每年5万。因为学堂位于定位中高端的宁静庄园,条件最多允许招收15名学生。

由于孩子还比较少,陈阵目前只能投入自己的积蓄维持学堂的运作。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溪水流过院子的学堂,许多人带孩子过来考察。其中,很多都是在学校被老师贴上“学困生”标签的孩子,还有一些已经出现厌学情绪。

陈阵意识到这种体制外的小学堂,或者说其实就是“在家上学”,对于那些在学校不开心,甚至遭到歧视的学生是一种吸引力。陈阵也想过利用大理音乐人集聚的资源,办一所以音乐为特色的小学堂。

世事难料,一切都在进行中,一切也都在变化中。

当苍山学堂顺利度过一学期,也让更多的人视其为世外桃源般的教育之地时,学堂所租用的山庄主人突然改变主意,不再把房子租给陈阵。也许是学堂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目光,打扰了这里本该有的宁静,也许是其他不可明说的原因,总之,苍山学堂”不能在那个流水穿过的院落中开办了。

理想难以对抗 现实,陈阵很无奈,他很快调整了学堂的办学模式,决定带着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出走”:“苍山学堂从下学期要走出美丽的大理,开始环球游学。第一年,规划路线是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行程十个月;第二年,路线是伊朗、埃及、肯尼亚等,行程十个月;第三年,路线是加拿大、美国、墨西哥,行程十个月;第四年,按兴趣分别去意大利、德国、西班牙,进入当地学校,学习语言和技艺,为期一年。”

这条公开的信息在微博上一时成了热点,也有人觉得这是噱头,是不可能实现的空中楼阁。

好多人问“环球游学”学什么?陈阵的回答是:“观察、感受、体验多元文化,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在旅途中学会团队意识,学会自律和负责 ,学会请教,学会查资料,练

习独立生活,学会旅行。学习放下疑虑和恐惧,有勇气去追寻梦想。找到自己,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清楚自己最想成为的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幸福地活着。”

也有不少大学生来信咨询环球游学他们是否可以参加。对此陈阵很欢迎: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们欢迎大学生乃至工作后打算间隔年(用一段较长的时间,通常为一年,去旅行或从事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工作)的朋友参加。不怕大,就怕太小。环球游学至少要实现两个目的:第一是找到自己的人生;第二是变得无所畏惧。”

不过,游学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东南亚游学期间的费用是每月1000美元,包含签证和来去机票之外全部的费用。

苍山学堂已经制定了环球游学的“五年规划”,他们的足迹将依次踏遍东南亚、澳洲、北美洲、欧洲、非洲、中东、南美洲。参与者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选择某一段或者某一年,或者走遍世界。

陈阵现在很享受大理的生活,也知道环球游学是一件辛苦的事,但他还是决定出发: 跟随我们的节奏,一起感受,一起写书,在全世界找到一些像大理一样宜居的小城,建立游学基地。”

2012年4月,陈阵带领孩子们正式出发,到达老挝、泰国……

附:陈阵的教育设想

本着对束缚的不满,本着对理想教育的好奇,一路走来,我就是想知道到底有没有理想的教育存在,事实上这也是对理想生活状态的一种好奇和探索。从冥想到开始行动,经过几年和孩子的相处,同时也是跟自己内在的连接,不断印证着生命本有的神奇和奥秘。我深信,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生来都有专属于他的合适的位置。而每个生命能否按其内在的轨迹和秩序来走,也就是说能否找到那个合适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生命个体存在的环境是否提供了自由和尊重,最简单、最准确的表达就是“接纳”。接纳蕴涵了真正的爱,爱是帮助对方成长,成长为这个生命体本来要成为的样子。而成长的过程若被各种外在的规范和标准所要求,那么这个本来的样子是无法实现的。

我们理解,教育是和生命相处的当下,和生命形成直接、真实的互动与链接,而不是事先有一个教育理念,然后依照理念去落实行动。不从真实内心出发的教育,只会把孩子们当成物体,我们也将沦为教育的工具,而不是流动和鲜活的生命。

我们想给孩子们创造自由的教育环境,而自由的环境来自一颗颗拥有自由的心灵。如果秉持某一种理念,那理念很容易成为束缚心灵的枷锁。因为我们的习惯性思维方式总是同意提倡这一面,就不自觉地去反对另一面。我们也习惯抱持一些观念,这些观念即便本身是指向真理的,很多时候也会被误用来当成指责和评判的工具。苍山学堂不会延续这样的方式,我们唯一要做的是真实地面对当下的自己和孩子。

我们的主要精力不会放在向外界通报学堂在做什么,也不会描述未来可能的美好景象。因为这样做的目的通常仅仅是为了打消家长们的顾虑,让他们放心地把孩子送来,或者安抚被恐惧包裹的心灵。我们觉得那并无实际意义。

但是我们愿意坦诚地跟朋友们分享这个学校想要实现什么,分享我们热爱这个学校的原因。这可能是所有人内心深处都向往的,在回归心灵的路上,我们所有的人都在一起。在苍山学堂,教育的内容——本身也是真正自由的一部分。学校里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个体,没有服从,没有权威,只有分享。自由意味着做真实的自己,自由是纯粹的,是人本应有的状态,每个生命生来就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这价值和意义无须他人赋予。每个孩子也天生就有自己独特的存在方式,因此我们成人要做的只是陪伴和提供帮助,同时不把自己的经验和价值观强加给孩子。

各种实践教育理想的人把这个本来的样子,称为真实的人、完整的人、有自我的人、独立的人、自由的人……我喜欢称作“新人”。

关于陪伴新人成长,纪伯伦在《论孩子》中有精妙的描述:

 

纪伯伦 著

冰  心 译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

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相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

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

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若读懂了这首诗,并能在为孩子营造的环境中时时保持觉察,带着觉察不断实践,那么我想那就是理想的教育状态了。

但若真读懂了这首诗,也就明了了这样的环境要我们这些“旧人”来营造,其难度有多大!每一时刻都要找准自己是“弓”的位置,弓是不能决定“箭”的方向的。

现在我们就在做这样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创办这样一所陪伴新人成长的学校。我们自身要努力接近新人的状态,每前进一步都很艰难,但这也是我们自身生命的选择,是所有关心教育的人的选择,也是应了新人们生命力量的召唤。

在办学过程中,我们在找一种状态,是完全开放的,但又是极其清晰的。我们接受所有对办这样一所新人成长的学校有利的信息,却不会在不清晰的状态下去模仿或借鉴任何教育理念或教育模式,我们的实践过程要让一切都是新鲜的、真实的,就像卢安克不说自己是华德福的老师一样。任何教育模式或教育理念的可取之处都是真正符合人性的那部分,所以教育的方式可以有很多,而我们会以“以人为本”的方式去探索,我们不想让自己本身又成为某种模式,这也是我们迟迟没有确定、没有分享运作模式的原因。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的每个陪伴孩子的成人都要有真实的人的状态,是真正理解自由、懂得生命的人。虽然找到这样的成人很难,但我们坚信他们一定可以按时到来。

在这里,我们谦卑地面对自然,谦卑地面对孩子,谦卑地面对生活。

在这里,我们和孩子一起成长。

在这里,我们认为教育是参与,教育是陪伴,教育是帮助孩子发现最好的自己。每一个孩子都是一粒珍贵的种子,内在都有特别的只属于他或她自己的世界。我们怀着敬畏之心,悉心去了解并走进他们的世界,帮助他们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我们营造自然、自由、平等的氛围,通过真实的生活与孩子一起认识自己、探索世界、绽放心灵。

在这里,孩子自己来安排自己的一日生活。学校里设有各种活动区域,有木工房、器乐室、阅读室……什么时候做什么、怎么做,每个孩子自己决定,老师只是观察和提供帮助的人。

这里的规则由孩子们和教职员工一起通过自治会来制定,在这里会有真正的自由,在这里会形成真正的自律。

在这里,有森林、有瀑布、有小溪、有茶园、有很多小动物……所有的生命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相互连接,爱的能量潺潺流动……

苍山学堂,在这所梦想学校里,我们与孩子一起追寻梦想,成为自己。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年读100本书,这位学霸做到了

8名考生放弃清北 也是让教育回归理想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